【盾冬】人间烟火(二)


“Fuck!Fuck!Fuck!”


他终于忍无可忍地出声大骂,抓起手边的背包向脚边砸去。上一秒钟还在放肆地啃咬着他脚趾的老鼠们瞬间四下逃窜,尖利的叫声让人讨厌。

然而这场小小的骚乱并没有扰乱这个夜晚,他沮丧地站起来,轻轻地打开库门走出去,位于城市郊区的工厂依旧是万籁俱寂。不远处的值班室黑着灯,他都能想象出门卫老头儿缩在单人床上呼呼大睡的样子。

如果那位不速之客没有出现,他本应该也舒服地躺在自己的床上,那张床垫还是从值班室里搬回去的淘汰品,一分钱没花,虽然不怎么好睡,但也比库房角落里冰凉的地板好太多了。平常他还会在睡前喝两口威士忌,以便可以不被噩梦惊醒...

06 Jun 2016

【盾冬】人间烟火

故事梗概
Steve幸运地找到了Bucky,但Bucky的记忆恢复似乎进行得并不顺利,Steve决定留在布勒加斯特,成为Bucky的邻居,隐姓埋名地陪他过着普通人的日子。
时间线在队2之后,结尾(如果有的话)会接着队3碎花小屋。
大概会是一篇ooc,bug丛生,无聊日常的流水账

1.
“所以,你为什么要来找他?为了把他带回美国?把他交给那些狗娘养的?”那人嘶哑的声音中充满蔑视。
“寻找他是我的……本能?”

Natasha在他离开复仇者大厦之前问过同样的问题,那时他已经迅速准备好行李,从Natasha手里接过她帮忙准备的假身份和机票。
“我不知道。”他心不在焉地回应,低眼看了下行程单,飞机于3个小时后从纽约起...

22 May 2016

【霍冬霍无差】巴恩斯中士

为什么明明可以在盾冬糖山里终老的我,却在队3后莫名其妙地买了一堆又冷又奇怪的安利=_=


霍冬霍无差,友情暧昧向,盾冬箭头自由心证_(:з」∠)_

=============


I knew him.


冬日战士第二次产生这种强烈的感觉,是坐在美国队长博物馆里,看着一段采访视频。


视频看样子有一些年月,画质带着些粗糙的颗粒感,但丝毫没能掩盖住受访者的眼睛中星辰一般的光芒。


那是他所熟悉的眼睛。


*


“我和Steve Rogers,还有他的...

17 May 2016

【盾冬】美队3脑洞四则

写了四则片段,在这里备个份。第一个和第四个曾经发在xq的盾冬楼里,中间两个是新写的,画风有些跳tone,不能连缀成文。看完电影又没粮的日子只能自己割腿肉了QAQ

脑洞受到楼里和微博上相关讨论的影响。自认为不涉及主线情节剧透,但是没看过电影的话会觉得一头雾水吧2333

权当抛砖引玉,希望不久后能多看到些昆式相关和瓦坎达日常的脑洞!!


最后一梦


返校日(Homecoming)舞会的那天晚上,他们躲在运送道具的货车(FreightCar )后面看星星,Bucky还带上了从教员那里偷来的酒。他们要庆祝一下,因为Steve的体检报告出来了,原以为十分严重的病症其实是良性(Benign)的...

04 May 2016

我已经不记得从古二的坑里爬出来多久了,好像是ol第二次黑箱测试之后(?),只记得似乎皇后宫变夺权,子女薄情,夷则下落不明。今天读曹唐《仙子洞中有怀刘阮》突然就想到了夷则。如若夷则落难后遁世修仙,怕也有怀念故人的时候。

旧帝焱,遭奸后逆子之厄,身陷火海,九死一生,幸而得脱。后遁入天台,寓身其师清和曾隐修处。日伴孤鹤,夜枕星河,弃绝遗恨,超脱尘浊,无所有待,终证仙道。某夜,春山寂寂,焱溪边独坐,月下自奕,忽忆某年纪山对局之故友,心中怅然,歌曹尧宾诗曰:

不将清瑟理霓裳,尘梦哪知鹤夢长。

洞里有天春寂寂,人间无路月茫茫。

玉沙瑶草连溪碧,流水桃花满涧香。

晓露风灯零落尽,此生无处访刘郎。...

23 Sep 2015

【银魂|银时中心】不起题目了总之是生贺

“进入十月后的江户真是秋高气爽呢,附近的赏枫地也开始迎来了观光客。接下来的10月6日至10月12日这一周也都会是晴天,民那桑要多多出游哦,玩得愉快!”

“啊,已经到赏枫的日子了啊。”坐在电视机前睡眼惺忪地喝着牛奶的银时嘟囔着。

“呐,呐,银酱,我们也去赏枫好不好?”神乐盯着电视上各地枫叶景点的报道,一边嚼着醋昆布,“反正你也快生日了的说。”

“小神乐,银桑我告诉你哦,赏枫这种事都是有钱人没事干了附庸风雅想出来的娱乐,跟我们这种穷人一毛钱关系都没有。”银时眯着死鱼眼,一副世事洞察的口气教育着神乐。“前天那个阿部桑的猫找到了吗?上周那个拜托我们去跟踪她男朋友找出轨证据的池田小姐昨晚上又打电话...

10 Oct 2014

【攘夷】归去来(已弃之坑,慎入)

一,

高杉醒来的时候,只觉头痛欲裂。
他慢慢地坐起身来,用手揉了揉太阳穴。定了定神,他发现自己正处在一间破屋的厅堂里,身边横七竖八地躺着武士打扮的人,借着月光隐约可辨熟悉的面孔。他愣了下便笑了,看来计划成功了呢。
他抬头看看窗外的明月,乍看与那个世界的并无什么不同,但他却觉得比那个世界的月亮明亮皎洁多了。左手缓缓覆上左眼,然后又拿开。他轻笑了一声。其实不同的并不是视野,只是月亮下的人而已。
小腿被旁边的人踢了下,高杉扭头一看,某个头发像鸟巢的家伙似乎正在挣扎着坐起来:
“疼疼疼疼疼……银桑我昨天又喝多了吗?头好疼……啊……诶?不对?我昨天干了什么来着……等等,这又黑又潮的地方是哪啊?”
坂田银时嘴里碎碎念...

 
24 Aug 2014

【古剑二\乐夏乐】上元日

午睡醒来一睁眼,便看见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棂洒进来,在床榻前铺了一地。李焱恍了下神,才想起自己现下正在寝殿的卧榻上,是坐拥天下的皇帝,宵衣旰食,已有十载。忆起适才梦中重逢故人,都还依稀是少年的模样。他摸了下自己的额头,不由得轻笑了一声。

冬日的阳光看着暖人,当日也无多政事,李焱便召来贴身侍从:“陪朕去花园走走。”

寝殿的后花园里没什么可看的,冬日未去,百花未开,仅有一小片梅花孤零零地绽放着。李焱想起幼时孤独,多与梅花相对。年末时母亲来看望他,他问母亲,为何只有梅花独自在寒冬开放,它会不会觉得寂寞。母亲苦笑一下说,有雪花相伴,大约不会寂寞。

今年是个暖冬,长安几乎不曾落雪,愿与这园里的梅花相对...

15 Feb 2014

【银魂\土桂银桂】重逢

把H段删了,然后结局用的修改版


一,

桂从身旁的提桶里舀出一勺水,缓慢而均匀地洒在刻有“坂田银时之墓”字样的墓碑上。初春的天气虽然晴朗,但微风中捎带着些寒气,从长发的缝隙中穿过,让桂想起冬天里银时总是冰凉的手。那个家伙失踪到现在快要五年了。是的,失踪。桂总是不肯承认银时已经死亡,因此刚开始的时候连墓地也不愿意来。他不相信冰冷的水泥里埋着银时的骸骨,不相信白夜叉会败在何处某人的手下,正如当初他的断发被似藏拿出当做遗物向银时炫耀时,银时的那种绝对不去相信的坚定。
但是在万事屋早已被尘埃掩埋的五年后,除了墓地,桂也想不出他能在哪里安安静静地想念银时。拿出带来的草莓牛奶和美味棒摆在银时的墓前,然后桂

26 Dec 2013

【银魂\攘夷无cp】毕业季

天朝校园架空,无cp。


“我擦!银时你他妈能别老揪我头发么!”桂起身的时候只觉头皮一痛,大骂道。

被吵醒的银时起床气爆发:“你他妈不能头朝那边睡么!头发都散到我这边了还好意思吼我!”

“别,可千万别,我可不想半夜醒来看见那瘆人的睡相。”高杉已经穿戴好下床,准备去洗手间洗漱了,出门的时候抬眼瞥了那两个家伙一眼。

“嗯?”辰马被吵醒了,在床上翻了个身,摸手机,解锁。“银时假发你们还不起床吗?已经八点半了啊。你们今天不是要找松阳老师谈毕业论文么?”

“是高杉假积极提出来的,跟我有个毛关系。毕业论文我一个字还没写呢。”银时说。“我不去,我再睡一会儿。”

桂已经穿好衣服爬下床,拿梳子试着...

21 Dec 2013

《高杉晋作-青年志士の生涯と実像》笔记(一):憂国の章 乱世の前夜

本来只是想要做笔记,结果写着写着就快变成了全文翻译了。。。

当然作为日语渣,疏漏错误在所难免,如果有的话请指出~

感觉虽然高杉晋助和高杉晋作有很大的不同,但关键的人格特质还是微妙地吻合。

我所喜欢的总督大人果然是二三次元混合的高杉啊。。。

=======================================

幕府风雨飘摇的天保十年(1839)的初秋(8月20日),高杉晋作出生于长州藩的城下町:荻。

父:住在荻菊屋横丁的毛利藩士高杉小忠太(26岁)。母:道(21岁)。

小忠太是百五十石,作为毛利本藩的小纳户的武士,晋作13岁那年,父亲晋升为奥番头。十年后,晋升为直目付。

读过了平淡无奇的少年时代后,嘉...

25 Sep 2013

2012年,新加坡,夏日祭

当时一眼看到时恍然有穿越的感觉

只可惜旁边不是假发

貌似是。。新吧唧?


看到银桂吧征文的主题里有”时光倒流“和“夏日祭”,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这张照片了

10 Sep 2013

前几天读清真词,读到这样两句:


再来重约日西斜,倚门听暮鸦。


原词虽然是首情诗,但我却突然想起了这个有着夕阳、暮鸦以及倚门之约的op↓↓↓


另外一句我觉得最贴合攘夷组的词便是“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了,今天想想“桂花”还是一语双关呢。

06 Sep 2013
© Bluefield | Powered by LOFTER